1. 主页 > 区块链 >

比特派钱包安卓下载|SBF登上财星杂誌封面:BTC可能跌到10,000

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商业杂誌《财星》昨日专访创办人 Sam Bankman-Fried ,并将 SBF 放上了财星封面,并以「下一个巴菲特?」作为标题。

美商业杂誌《Fortune》杂誌昨(2)专访 SBF ,以「下一个巴菲特」当作专访标题,并将 SBF 放上了财星封面,这象徵 FTX 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加密企业,而 SBF 则是产业的代表人物。

以下是专访的内容整理:

爆炸头宅男+白衣骑士

《财星》形容 SBF 是一个人很好、不修边幅的爆炸头宅男,兴趣是 LOL(英雄联盟)跟指尖陀螺,上述特徵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加密产业最有权势的人。不过在宅男的外表下,SBF 创办了最成功的加密量化公司 Alameda Research 和受誉为「史上最好」的加密衍生品交易平台 FTX。

除了是加密亿万富翁(身价约为 115 亿美元)以外,SBF 最近也多了新身份:加密产业的白衣骑士(white knight),拯救了一些陷入清算危机的加密新创公司。

清算是正向的、BTC 可能跌到 10,000 镁

SBF 坦承虽然有预测到熊市来临,但没想到是以大规模清算的方式,也没想到这么糟糕。儘管如此,他认为加密市场下跌如此多的原因有三分之二是因为全球总体经济,另外三分之一则是加密市场本身的问题。

「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了,当然还可能会有其它清算,但不会像之前那样糟糕。我认为这次熊市对加密产业而言,是一次健康的洗牌。大家可能会重新思考资产估值的方式,也会变得更脚踏实地。」

虽然觉得最糟糕时刻过了,但 SBF 认为总体经济是更大的变数。

他预估,如果纳斯达克指数下跌 25%,联準会升息至 7%,那全球可能会经历约两年半的衰退。

如果真的发生的话,比特币大约可能会下跌至 10,000 至 15,000 美元。此外,可能会有新一轮的清算。

别人恐惧我贪婪?

众所周知,SBF 近期投资了许多陷入困境的公司,像是 BlockFi 和 Voyager Digital。针对这些投资,财星认为这是在实践股神巴菲特的名言:别人恐惧时我贪婪。

SBF 也解释了他的收购股份策略。

首要考量就是,能不能那些公司的用户取回资产,再来是这笔交易能不能阻止连环清算。最后才是 FTX 在这些交易中能不能有一些「不错的回馈」。

「我们的任务不是做什么惊人的收购,这里的逻辑是进行一些合理的交易,甚至是有点糟糕但我们可以承受的交易。」有位不具名的资深产业人士告诉财星,SBF 的慷慨解囊让他获得许多东西,包括很多人情债。

除了希望未来真的会如这位不具名人士所言,SBF 也解释了之所以那么慷慨的原因:信任。

缺乏信任是巨大的交易成本,这是 SBF 刚开始在做生意学到的一门课。「其中的一大部分原因是信任。以前我在交易的时候,我很不想还要担心对方是不是会在背后用 20 种我没想到的方式弄我。如果双方缺乏信任,那么这笔交易就***行不通了,对吧?」

所以,SBF 在这些收购案都会设定一个标準,用合理的方式合作,向对方表示 FTX 没有要在背后搞小动作。

「从双方都有利的角度去思考事情,接着我们就可以开始想怎么一起分蛋糕了。」

非典型的加密英雄

加密社群通常喜欢拥抱英雄人物,像是中本聪,又或是币安交易所创办人赵长鹏。

虽然 SBF 看起来也要变成加密社群崇拜的对象,不过他却做出了一些币圈英雄(原文为 Crypto bro)不会做的事情,像是在 2020 年大选捐给拜登政治献金。

财星评论表示,SBF 现在是加密社群的领导者,但也可能会惹来一些加密信徒的不满。

比起那些币圈英雄是以「改变世界」、「打倒政府」的理由进入区块链产业,SBF 进入币圈的原因纯粹是看到了赚钱的机会。而利他主义就是要尽可能地赚钱回馈社会。

财星认为 SBF 和加密社群的许多人不同,没有游艇、跑车、Party 这些奢侈品消费,反而因为信奉利他主义,承诺捐出大部分财产。「我会这样说:为了真正相信这个产业的人,我会做出正确的事情。我相信区块链,因为这个技术真的很有用,能以具体方式让世界变得更好。我想我是一个範例,代表了那群相信这个产业的人,即便这些人对产业有不同的角度的看法。」

加密社群的世界观是否会导致世界更混乱?

接下的问题有点严肃,也有点哲学。

财星认为现在的世界就像着火一样,威权主义(authoritarianism)的兴起、气候危机等等,所以这时候需要某种形式的集体主义(collectivism),即每个人需要考虑整体的利益,做出对整体有利的决策。

但加密社群刚好是以个人利益为导向的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。

财星抛出了一个问题:加密(货币)的兴起有没有可能导致公民秩序的下降?

SBF 认为这个问题有点奇怪。他认为不管是集体主义或是个人主义都可以抵制威权主义。集体主义会考量团体的最大利益而抵制威权主义,而加密货币所代表的个人主义则是从骨子里讨厌威权主义,这某方面来说也抵制了威权主义。

SBF 认为现在世界的问题很大原因是来自于霸道和践踏其他族群,而这个正是加密社群厌恶的。不过与此同时,我们也需要共同参与和面对这个世界的问题。「你必须参与其中,加密货币可能是一部分问题的解方,但不会是全部答案。不太可能用单一工具解决所有问题。」

比特币两年内可以达到 10 万美元吗?

SBF 最后依财星的要求,分析了比特币和以太币的未来价格。

SBF 认为以太币很难预测,随着即将到来的合併,以太币的波动会更剧烈,但他无法确定是往哪种方向。相较于以太币,比特币更容易预测,但大前提是总体经济不会更恶化。SBF 认为比特币会逐渐从大清算恢复过来,清算结束是一大利多。

另外则是现在比特币的监管架构已经逐渐清晰,这是利多的外部冲击。所以如果明年有监管有更大的利多,那么幸运的话,比特币真的可以达到 10 万美元。「监管是外部冲击,对比特币是利多的,所以如果明年出现监管重大利多,幸运一点,我们真的可能在明年看到 10 万美元。但你知道的,这是很难预测的。

不过你如果在年底告诉我比特币可能在明年会达到 35,000 美元,我会觉得事有机会的。」

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,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odeat.com/qkl/article307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